主页 > D生活记 >《问题不是从你开始的》:打断「生命之流」的4个潜意识主题 >

《问题不是从你开始的》:打断「生命之流」的4个潜意识主题

2020-06-11 970 views 232
4个潜意识主题

无论我们是在子宫里继承了父母的情绪,或那是从我们早期与母亲的关係中传递而来,或我们透过潜意识的忠诚、表观遗传改变而共享情绪,有件事是确定的:生命让我们带着过去未解之事往前进。

当我们相信生命会按照我们的计画前进,那是在自欺欺人。我们的意图经常与行动不符。我们可能渴望健康的身体,却吃太多垃圾食物或找藉口不运动。我们可能渴求一段浪漫的关係,但潜在对象靠近时,我们便疏远。我们可能想要有具意义的职涯,却无法採取能达成目标的必要步骤。最糟糕的是,让我们踌躇不前的那件事隐而不显,使人沮丧和困惑。

我们在寻常的地方找答案。我们专注于自己成长时的困窘,我们反覆思考童年时期让人感到无力的恼人事件,我们怪罪父母让不幸的事情发生在我们身上。我们重複又重複省视相同的念头,但用这样的方式念想却极难改善状况。若我们不能看见问题根源,抱怨只会延续自己长久的不快乐。

这一章,我们会学习4个潜意识主题,它们会中断生活向前的进程。我们的关係、成功、健康可能被这四种方式干扰。但在前进到那里之前,我们先看看自己是如何走到这的。

生命的流动

那路径很简单,我们是透过父母来到这里的。我们作为父母的孩子,实是和某个往反向时间延伸的强大事物相联繫,直至人类本身的起始。透过我们的父母,我们被置入生命之流的特定位置,虽然我们并非那流动的源头。生命的星火仅仅只是生物性地向前传递给我们,连同家族历史一起。但要经验到那活在我们内里之物,却也是可能的。

那星火就是我们的生命力。也许当你读到这,便能感觉它在你身体里的脉动。如果你曾经在某人死去时在他或她身边,你会觉得这股力量减弱了。这股力量离开身体的那一刻,你能感觉到那个分离的瞬间。同样地,如果你曾经目睹过生命诞生,你能感觉那股力量充满整个房间。

生命力不会在出生之后停止,它继续从你的父母亲流向你,即使你觉得和他们失去连结。我从临床诊疗和自己的生命中观察到,当我们与父母的联繫自由流动时,我们能经验到自己更能敞开心胸接受生命所带给我们的。当我们和父母的联繫在某种形式上受损,我们可用的生命力就会受限制。我们可能觉得受阻或是被压缩,或觉得活在生命之流之外,好似我们是在水流中逆游而上:最终,我们受着苦却不知所以。但我们自身有疗癒之力,在这个非常的时刻,让我们从评估自觉与父母的联繫开始,无论他们是否还在人世。

从父母亲流向我们的生命力是自由的,我们不需要做任何事,唯一能做的只有接受。

想像那股生命力是输送电力到你家的配电系统。所有输送到每个房间的电线,其电力都来自于主要线路。无论我们家中电力系统多好,如果主要线路受阻,那股电流就会受影响。

现在我们来看看这个「主要线路」如何被4个潜意识主题影响。

打断生命之流的4个潜意识主题

这4个主题对我们每个人来说都很常见,却影响我们的潜意识:

    我们和父亲或母亲融合在一起。我们拒绝了父亲或母亲。我们曾经验与母亲早期连结的断裂。我们其实是跟家里某位成员联繫着,而非父母。

以上任一个主题,都会阻碍我们蓬勃发展的能力,或使我们无法达成设定好的目标。它们会限制我们的活力、健康以及成功。它们出现在我们的行为和关係之中,它们出现于我们的话语。

这4个主题相互关联,这关联描述了我们和父母或家族系统中其他成员的关係。如果我们了解这些主题,并知道怎幺探索它们,便能辨认出是哪一个正在我们身上运作、阻碍我们拥有全然丰沛的生命经验。

和父亲或和母亲的关係断裂,是其中3个主题的基础,也是当我们受困时首先需要思量的。

还有其他对生命力的干扰可能阻碍我们活得完全,但这些阻碍并不总是潜意识,也不一定和父母或家族系统里的成员有关。其中一种干扰,是我们遭遇到个人的创伤。虽然我们感受到那个创伤的影响,却仍然没有能力处理它。

另外一种干扰,是当我们对自己的行为或犯下的罪行感到愧疚。也许因为我们做的选择而伤害某人,或是用残忍的决裂离开一段关係,或拿取了不属于我们的某些东西,又或者故意或不小心夺走了生命。愧疚可能以无数种方式冻结我们的生命力。若无法认知或解决,它可能会祸及我们的孩子,甚至再下一代。你将会在后面几个章节了解更多。首先,让我们先来看看这4种直接和我们父母连结,或和其他家族系统成员有关的干扰。

1. 你和父亲或母亲的感觉、行为或经验会融合在一起吗?

回想。你的父亲或母亲在情绪上、身体上或心理上有过挣扎吗?看着他们受苦,你会受伤吗?你曾想过要让他们不痛苦吗?你曾试过吗?你曾经因为害怕伤到其中一位,而不敢对另一位表达爱吗?你的生命至今,曾经和父亲或母亲有过相似的挣扎吗?你在自己身上看到父亲或母亲的痛苦吗?

我们很多人,都在无意识间去承接父母亲的痛。当我们还是孩子,自我感的发展是循序渐进的。那时候,我们没有学会要怎幺将自己与父母分开,却又同时和他们维持联繫。在那时天真单纯的阶段,我们可能想像,若自己能修复或分享他们的痛苦,他们的痛苦就会减轻一些。如果我们把一些痛苦拿来自己担着,他们就不必独自承担了。但这是幻想,只会导致更多不快乐。不快乐的共享模式无处不见。伤心的母亲、伤心的女儿……无礼的父亲、无礼的儿子……父母亲关係的艰难,由孩子以镜像反应了。这些组合无止无尽。

当我们和父母间其中一人融合,我们无意识地共享了某个他或她人生经验的面向,通常那是负面的。我们重複或重新活过那些情况或条件,而没有建立关键的、可释放自己的连结。

〈家文的故事〉

以下的故事说明了,隐形的动力是如何加剧我们无力处理的挣扎。

家文34岁时,做了一连串粗糙的财务决策,损失了他和他家里全部的存款。他原本是专案经理,最近却因为无法按时交件被公司资遣。妻子与两个年纪还小的孩子在家,他很绝望。为了支付帐单,加上婚姻使他筋疲力尽,家文被漩进深深的忧郁。

当家文还是小男孩,他的父亲恰好也是在35岁左右,因为相信自己获取某场赛马的内线消息,而输光了全家的积蓄。那时,家文的母亲把孩子们带走,搬回娘家住。在那之后,家文极少见到父亲,那个他母亲口中自私的男人,一个嗜赌成性的人、一个失败者。

34岁,虽然家文不是有意识地与父亲有联繫,但他正在重複他父亲「失败者」的经验。他也失去了家中的积蓄,并可能失去妻子和孩子。直到我们的诊疗开始,家文才意识到他一直重複活在过往。

家文和父亲一向疏离,他不知道为什幺他们的人生竟有非常相似的模式。因为家文并未有意识地将自己和父亲联繫起来,他便无意识地和父亲融合在一起—他在不知不觉中複製父亲的失败。了解之后,家文着手修复他们破裂的关係。

距离上次他们说话,已有10年了。家文知道自己抗拒,也知道他对父亲的认识主要是透过他母亲说的故事。家文谨慎行事,但保持开放的心胸。家文手写一封信,告诉父亲他当爷爷了,有着两个小孙女,并告诉他很抱歉没有常联络。家文等了6个星期,但没有回应。他担心父亲也许过世了,或更糟的是父亲已经将他自记忆中删除。

家文信任那凌驾于恐惧之上的本能,他拿起电话拨了父亲的号码。他很高兴他这幺做了,让人惊讶的是,他父亲根本没有收到那封信。电话中,当他们试图建立联繫,两个男人都侷促不安地透过语言和情绪,笨拙地摸索。通过几次让人紧张的电话,真实的感受开始浮现。家文能够告诉父亲,自己有多幺想念他。他的父亲听着,强忍住泪。他告诉家文,这些年来失去家庭让他难以置信地痛苦着,他没有一天不被悲痛和伤心的折腾。他父亲建议他们见面,家文同意了。几个礼拜之内,原本淹没家文的抑郁开始消散。

父亲回到家文的生命之后,家文自己家里的事情开始稳定下来,妻子恢复对他的信任,他和孩子的联繫也更紧密了。好像有一把长久以来他根本不知道已经遗失的钥匙,这会儿找到了。家文现在可以将保险箱解锁,那里面存放着他生命中最重要的珍贵物品:他跟家人的联繫。

父母最不愿意看到的,是孩子们代替自己受苦。身为孩子,认为自己比父母更有能力去处理他们的痛苦,其实是傲慢和夸大的。这也与生活的秩序不合调。我们的父母先于我们之前存在,提供我们生活所需。我们还是婴孩时,是无法供给他们什幺的。

当孩子承担了父母的负荷,无论是有意识或无意识的,他或她便错失了被给予的体验,也难以接受往后生命中的关係所给予的。照顾父母的孩子,经常会形成终身的过度延展模式,并创造出习惯性不堪负荷的感受。因为尝试要去承接父母的重担,我们继续了家族的苦难,阻碍了我们和后代生命力的流动。

即使我们关心生病或年老的父母亲,提供他们无法自己做到的事情,但重要的是维持并尊重父母与子女关係的完整性,而不是贬低父母的尊严。

2. 你曾经论断、责怪、拒绝,或与父亲或母亲断绝关係吗?

如果我们想要真实地拥抱生命、经验喜悦,如果我们真的想要深层而满足的关係、精力充沛且强韧的健康状态,如果我们真的想要充分发展潜力,而不是觉得内在破损,我们必须要先修补和父母破裂的关係。我们的父母除了赋予我们生命,并成为我们不可分割的一部分,他们更是我们通往未显的力量、创造力与挑战的通道,那也是家族前人流传下来的一部分。无论他们还活着或已过世,无论我们与其关係是友好还是疏离,我们的父母以及他们所继承或经历的创伤,是我们痊癒的关键。

即使你觉得宁可吃下一把图钉,也不愿意带给父母温暖,也不能跳过这一步骤,不论要花上多久。(我每週与我那曾是海军中士的父亲吃一次午餐,36週之后,他才终于告诉我,他从来不相信我爱他。)破裂的关係通常根源于家族历史中的痛苦事件,它可能会代代重複,直到我们鼓起勇气放下我们评断的心,敞开受束缚的心灵,用慈悲的眼光看待父母或其他家庭成员。唯有这样,我们才能消解那使我们无法全心投入生活的痛苦。

即便刚开始时,我们只能从自己的内在进行改变,但重要的是,我们要在心中找到一处当我们想到父母会软化而非暴怒的地方 。

这个方法可能和你之前学的相反。很多谈话治疗专注于谴责父母,认为父母是我们受苦的根源。就像永无休止在相同迷宫中找寻方向的老鼠,很多人花费数十年的时间反覆讨论父母是如何辜负他们、使他们生活悲惨的陈年往事。虽然这些陈年旧事让我们身陷囹圄,一旦我们揭开它背后更深的故事,它就可能让我们自由。这样的自由是源自我们的内在,只是等待被开採。

问问自己:你是否为了某件父母对你做的事情而拒绝、责备或评断他们?你是否无法尊敬他们其中一位,或甚至父母二人?你是否曾经与他们其中一人或同时与他们二人断绝关係?

假设你指责或拒绝母亲。这幺说吧,你责怪她不能给你足够的、你认为自己应该得到的东西。假设这是真的,你可曾也问过自己她发生了什幺事?是什幺具有力量的事件中断了你们之间爱的流动?过去发生了什幺事情将你们分开了,又或让她和自己的父母分离了呢?

也许你的母亲带着从她母亲而来的伤,以致无法给你她不曾拥有过的东西。她的教养方式也会因为她不曾从父母那得到而受限了。

如果你拒绝母亲,很有可能是因为那个创伤事件挡在你们中间。也许在你出生之前,你母亲流产过,或曾经把孩子送给人领养,或在车祸中失去她的初恋,那个她计画要结婚的人。也许她的父亲在她年轻时过世了,或是她亲爱的兄弟在步下校车的时候死去了。从每个事件而来的冲击力量便可能影响你,但实际的事件其实不直接与你有关。相反地,无论你的母亲多爱你,这些创伤都可能阻碍你母亲的专注力和焦点。

身为孩子,你可能觉得她是不可触及的、自私的、有所保留的。你可能会拒绝她,认为她爱的流动之所以有限是因为你,好似她选择了不让爱流向你。但最可能的实情是,她根本无法给予你所渴求的爱。无论是谁,出生在这样的情形之下,都可能接受类似的母爱教养。

如果你断绝自己和母亲的关係,你可能会责怪她没有回应你幼年时对她付出的所有的爱。也许那时她很抑郁、时常哭泣,而你曾试图用你的爱逗她开心。也许你照顾她,希望能带走她的痛。也许有一天你发现,你所有的努力都失败了,而你的爱不能让她好过一些,于是你疏离她,并责怪她没有给出你需要的。但事实上是你觉得那所有你给予的爱被忽视了,或不再相信她会用相同方式的爱回应你。断绝关係可能是你一直以来知道的唯一选项,那在第一时间让你觉得自由,但这是童年防卫机制中的虚假自由。最终,它会限制你的生活经验。

也许你责怪或评断父母两人其中一位,是因为他们吵架,而你感觉被迫选边站。通常,孩子会在表面上对其中一方忠诚,却祕密地对另一方忠诚。对那个被拒绝或被鄙视的一方,孩子可能会透过仿效或採用那方不被认同的部分,形成隐祕连结。

我们再来看一次。当我们拒绝父母,他们的情绪、特质和行为便会存于我们自身。这是我们潜意识爱他们的方式,用这种方式带他们回到自己的生活。我们在家文的生活中,看见这个模式是如何无意识地发生。

当我们拒绝父母,便看不到自己和他们在哪些地方相似。这些行为在自己身上变得不被认可,而时常投射在周遭的人身上。反过来说,我们吸引的朋友、亲密伴侣或生意伙伴,时常会表现出和那个被我们拒绝的人相似的行为,让我们有无数的机会来识别并治癒那个动态。

在生理层次,对父母的拒绝,可能会被我们以身体上的痛苦、疲累和麻木感知到。我们的身体某个程度会觉得无法休息,除非我们内在以一种爱的方式,感受到被拒绝的那位。

我们甚至不需要知道实际的家族历史,就能了解驱动这拒绝的原因。很明显地,你们之间发生了什幺以致疏离。也许你的母亲在年轻时感觉和她的母亲没有联繫,或她失去手足、被她的人生挚爱抛弃。她可能永远不会揭露自己的故事,而你永远不会知道。即便如此,治疗你和她的关係将会帮助你感觉自己的内在更完整。有什幺事确实发生了。你只需要知道,那个什幺阻碍了你的心、她的心,或你们双方的心。你的工作是重新与你小时候自然而然感受到的爱联繫上。这样一来,你便可能放下那原本应该属于她的东西。

治癒我们与父母的关係,通常始于一个内在的影像。有时候,在我们得以往外在世界前进之前,我们必须在自己的内在世界里踏出第一步。接下来的那条路便是让这个过程继续。虽然这个练习着重我们与母亲的关係,相同的练习也可以用来想像父亲。

相关书摘 ▶《问题不是从你开始的》:早期与母亲的分离,可能破坏我们在浪漫关係中的安稳

书籍介绍

本文摘录自《问题不是从你开始的:以核心语言方法探索并疗癒家族创伤对于身心健康的影响》,商周出版
*透过以上连结购书,《关键评论网》由此所得将全数捐赠儿福联盟。

作者:马克・渥林(Mark Wolynn)
译者:陈玺尹

家庭的故事就是你的故事。无论你喜不喜欢,它都深植于你基因里。

你是否长期陷于身心病痛,无从摆脱,只能无助自问:是哪里出了错?
本书作者马克.渥林要告诉你的则是:别灰心,这不是你的错。

很多时候,即使我们从未听闻或察觉,家族成员受到的创伤,却会因为他们受创当下难以面对、难以处理伤痛,而在基因中留下过去经验的记忆。即使原本受创的家人已经过世,或者他的故事早已被遗忘、不再被提起,记忆和感觉却一直存在。情绪的继承往往是潜藏在无意识里的,编码在每个元素中,遗传至我们体内。

最新基因科学研究也发现,创伤的影响会从上一代延续到下一代,从基因的表现到日常语言,对我们心理和生理带来重大影响,藉由慢性病痛、忧郁症、焦虑症、恐慌症、强迫性思考、创伤后压力症候群⋯⋯等,各种身心症状表现出来。

作者马克・渥林是遗传性的家族创伤理论的先驱,从事个人和团体治疗超过20年。他根据佛洛伊德和荣格的理论,认为心理创伤总会从潜意识里突围而出,而表现在某个地方,这种种表现方式,他称为「核心语言」(Core Language)。随着这个进路,我们可以诊断出恐惧和焦虑如何透过语言、行为和身体症状去表现。

全书从神经科学、表观遗传学、语言科学等研究切入,以顶尖科学家的创伤后症状群研究为基础,包括脑神经科学家雅胡达(Rachel Yehuda)和心理治疗师范德柯克(Bessel van der Kolk),结合海宁格(Bert Hellinger)的家族系统排列理论,与实际案例观察,以「核心语言方法」,提供的实用步骤,倾听内心声音,并解读哪些问题源于我们自身,又有哪些问题源于家族史中的创伤。

藉由具体的引导,我们将寻得关係的和解,修复身心灵的苦痛,终结可能一代代延续的伤。

《问题不是从你开始的》:打断「生命之流」的4个潜意识主题 Photo Credit: 商周出版


上一篇: 下一篇:

相关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