主页 > K会生活 >《问题不是从你开始的》:早期与母亲的分离,可能破坏我们在浪漫 >

《问题不是从你开始的》:早期与母亲的分离,可能破坏我们在浪漫

2020-06-11 735 views 543

不是所有的核心语言都源自之前的世代。核心语言的某一特殊质地,反映了孩童与母亲分离而感到压迫的经历。这一类的分离是生活中最普遍却最常被忽略的创伤之一。当我们经历了与母亲联繫的重大断裂,我们的词语可能反映了隐形且还未癒合的强烈渴望、焦虑和挫败。

之前的章节,描述了生命是如何从父母亲传递给我们,基本上为我们如何理解自己的生命奠定了蓝图。这张蓝图始于子宫,甚至在我们出生之间就已成形。这段时间里,母亲就是我们整个世界,一旦我们出生,她的触觉、凝视与气味,就是我们与生命本身的联繫。

虽然我们那时太小,还无法理解生命,母亲却以适宜摄取和吸收的剂量,将我们自己的经验反向传递给我们。理想世界中,当我们哭,她的脸就显现出忧虑。当我们笑,她就开心绽放,反映出我们的每一种表达。当母亲与我们同步,她便透过温柔的触摸、皮肤的温暖、稳定的注意力、甜美的微笑,为我们注入安全感。她用她拥有的所有「好东西」将我们充满,而我们的内在则发展出一个「好的感觉」的宝库作为回应。

最初几年,我们需要在宝库中存下足够的「好东西」,才能确信即使暂时迷失方向,但好的感觉会持续留存于心。当宝库的存量足够,就能相信生活会好起来的,即使受到逼迫我们迷航的干扰。若我们从母亲那里接受到很少或根本没有接受到「好东西」,就很难在生活中维持信念。

在很多层次上,我们内心保有的关于「母亲」与「生活」的图像相互关联着。理想的状况,母亲滋养我们,并确保我们安全。她安慰我们,提供我们在环境中的生存所需,因为我们太小还不能自给自足。当我们这样受照顾,就能感觉我们是安全的,以及知道生活会提供我们所需。重複从母亲那里获得足够的经验之后,我们学习到可以为自己提供所需了。基本上,我们感觉自己「足以」让自己「足够」。生活,大致说来,似乎能提供我们需要之物。当我们和母亲之间的流动是自由的,健康、财富、成功和爱,似乎都能铺展在我们的路上。

然而,当我们与母亲的早期联繫断裂了,恐惧、缺乏与不信任的乌云笼罩可能会成为预设。无论这一断裂是永久的,像是收养,或是暂时的,却没有完全修复,这一道挡在母亲与孩子之间的裂口,可能就会成为人生中滋养许多折磨的温床。如果这一联繫持续受干扰,我们似乎就会失去生命的脉动。好像我们被碎成片段,需要母亲替我们拾起、拼好。

如果这一断裂是暂时的,重要的是母亲在那分离之后,能保持稳定,持续陪伴和乐于迎接重聚的时刻。这一失去母亲的经验可能非常具破坏性,以致我们也许会犹豫或抗拒重新与她连结。如果她无法接受我们的犹豫不决,或是她把沉默视为拒绝,她可能会透过防御和疏远作为回应,从而伤害或破坏了双方之间的联繫。她可能永远不会了解自己为什幺和孩子失去联繫,于是教养我们的过程中带有自我怀疑、失望与不安全感。或更糟的,对孩子烦躁和愤怒。无法癒合的裂痕,会动摇我们未来人际关係的基础。

这些早期经验的基本特徵是,我们在记忆库中检索不到。怀孕期间、婴儿和幼儿时期,我们的大脑还不能将这些经验转化为故事形式,再变成记忆。没有那些记忆,我们未能实现的渴望,在潜意识中就成了冲动、渴求和期盼。我们透过新的工作、下一段假期,下一杯红酒,或下一位伴侣来寻得满足。同样地,早期分离的恐惧和焦虑会扭曲我们的现实,让我们在困难和不舒服的状况下,觉得天崩地裂、具生命威胁。

坠入爱河可以释放激烈的情绪,因为那很自然地把我们带回到与母亲相处的早期经历。我们倾向对伴侣有类似我们对母亲的感觉。我们遇到一个特别的人,会告诉自己:「终于,我找到一个能照顾我的人,这个人了解我所有渴望,并给我所有我需要的。」但这些感觉终究只是孩子渴望重新体验与母亲的亲密,想再次感觉母爱的幻象。

很多人不自觉地期待,我们的伴侣能实现原本母亲无法满足自己的需求。这一错误的期盼,是失败和失望的源头。如果我们的伴侣开始表现得像父母一样,并尝试去满足我们未能实现的需要,浪漫的爱就消失无蹤了。如果伴侣不能满足我们的需求,我们会感觉被背叛与被忽视。

早期与母亲的分离,可能会破坏我们在浪漫关係中的安稳。不自觉地,我们会担心亲密感消失或被夺走。而我们的回应,除了紧紧抓着伴侣,好像我们可能会紧抱中母亲,就是把伴侣推开,因为预期那亲密感终究会消失不见。在关係中,我们通常会同时表达这两种行为,而我们的伴侣则会感觉自己被困在情绪的云霄飞车里,没有终点。

分离的种类

虽然绝大部分的女人在当母亲时,都带着最善良的初衷,但是在母亲的控制之外却可能出现让她不得已和小孩分离的状况。有些物理空间上的分离是会发生的,除了领养,有些事件会延长分离的时间,像是出生后产生的併发症、住院和疾病,工作或是长时间离家的旅程,都可能会威胁到发展中的联繫。

情绪的断裂也可能发生。母亲虽然物理上在孩子身旁,但是她的专注与注意却零零星星,孩子便可能感觉不到安全和保障。我们还是孩子的时候,需要母亲的情感和精力在身边,就像我们需要她实际上的陪伴一样。当母亲遇到创伤事件,像是生病、流产、失去孩子、父母、伴侣或失去家,她的注意力都会从我们身边被拉走。因此,我们便经历了失去她的创伤。

母婴之间的联繫断裂也可能发生于子宫。很高程度的恐惧、焦虑、忧郁,或和伴侣的高度压力关係,深爱的人过世,在怀孕时期周遭环境的负面对待,之前的流产,都可能打断她和子宫里发育中的宝宝共同调频(attunement)的状态。

如果我们经历过母亲早期照护或注意力的短暂失神,或是怀孕与分娩困难,这些东西都会留下来。幸运的是,修复联繫的潜力并不限于童年时期。治疗可能发生在人生中的任何时刻。第一步是找出我们的核心语言。

分离的核心语言

像我们在本书中探讨过的其他创伤,这些早期分离为核心语言提供了蓬勃生长的沃土。当我们要找到将断裂联繫起来的核心语言,经常会听到渴望联繫、愤怒、论断、批评或冷嘲热讽的话语。

早期分离的核心句子範例:

「我会被丢下。」「我会被遗弃。」「我会被拒绝。」「我会孤单一人。」「没人会和我一起。」「我会很无助。」「我会失去控制。」「我不重要。」「他们不要我。」「我不够好。」「我是太重的负荷。」「他们都会离开我。」「他们都会伤害我。」「他们都会背叛我。」「我会被彻底击败。」「我会消失。」「这根本没有希望。」

像这样的核心句子,也可能来自于家族中之前的世代,并且也不完全是因为与母亲的联繫断裂。我们可能生来就有这样的感觉,却永远不知道它从何而来。

早期分离共同的特徵,是母亲坚决的拒绝,混合着责备她不能符合我们需求的情绪。但也不总是这样的情形。我们可能会感觉到对母亲深深的爱,但因为这份联繫从未发展完全,会觉得她脆弱易碎,以致非常需要我们的照顾。因为我们感觉自己需要与她联繫,那个趋向就相反了。不知不觉地,我们会尝试对母亲付出其实是自己极其渴望的滋养。

联繫断裂的人,很普遍会说出我们在第七章讨论过的核心控诉或核心描述。我们回想一下。

「母亲冷漠而疏离。她从不抱我。我一点也不相信她。」「我的母亲太忙了,她从来没有留时间给我。」「我的母亲和我非常亲近,我感觉自己是在照顾妹妹。」「我的母亲虚弱而且脆弱,我比她要强壮多了。」「我从来不想变成母亲的负担。」「我的母亲很疏离、情绪不稳定,而且很挑剔。」「她总是推开我,她不真的在乎我。」「我和她真的没有什幺关係好维繫。」「我和外婆比较亲近。她才是那个呵护我的人。」「我的母亲完全以自我为中心。什幺都绕着她转,她没有给予我任何爱。」「她非常会算计和操纵人。我和她一起不觉得安全。」「我很怕她。我永远不知道下一刻会发生什幺事。」「我和她不亲,她没有什幺母性,不像是个母亲。」「我从来不想要孩子。我从来没有在内心产生过这种母性的感觉。」

〈汪达的孤单〉

汪达62岁了,她非常抑郁。她经历了3段破碎婚姻、酗酒,度过许多孤单的夜晚,汪达的人生很少有一丝平静。她对母亲的核心描述道尽一切。

汪达的核心描述:「我的母亲漠然、冷淡而且疏离。」

我们来看看产生这类核心描述的事件。汪达出生前,她的母亲伊芙琳遭遇了可怕的悲剧。伊芙琳当时照顾自己新生的女婴时,不小心睡着了,一个翻身竟闷死了孩子。当她起来查看汪达从未有机会谋面的姊姊盖儿,却发现她在自己臂弯中没了气息。在她伤心欲绝的时刻,她和丈夫做爱并怀上了汪达。再次怀孕是祷告有了回音,让他们得以忘却过去,向前看。但像那样的过去,是不可能被忘记的。盖儿可怕的死亡事件及随之而来的罪恶感,将会在各个层面渗进伊芙琳的母爱之中。那影响了她如何与之后的孩子连结,限制了她的爱的一致性与可用性。

汪达相信母亲的疏离是针对她而来的。每个处在那个情况下的小女孩都会这幺觉得。汪达记得自己年幼时被母亲抱着,她的冷漠与自我保护的反应。汪达觉得母亲一定是不爱自己,所以武装起来。

也许艾芙琳觉得自己是个失格的母亲,不值得拥有另一个孩子。也许她觉得自己经过盖儿的事件,不值得被给予第二次机会。也许她觉得汪达,这第二个孩子,也会死去。而她无法再承受这样的痛苦,于是潜意识地与其疏离。也许汪达在母亲的子宫里就已感觉到这样的距离。也许艾芙琳觉得若自己和汪达太过亲近,把她抱在怀中,就可能再次伤害她。无论艾芙琳的想法和情绪是什幺,盖儿之死的创伤让她与汪达愈行愈远。

汪达花了60年才建立起这两件事的连结,知道她母亲的漠然和盖儿的事件相连结,并不是针对她。她穷尽一生的时间怨怼、讨厌母亲,因为母亲没有给她足够的爱。当她终于理解母亲深深的痛,汪达在诊疗中突然起身紧抱着皮包。她说:「我必须回家,没剩多少时间了。我的母亲已经85岁,我得告诉她我爱她。」

相关书摘 ▶《问题不是从你开始的》:打断「生命之流」的4个潜意识主题

书籍介绍

本文摘录自《问题不是从你开始的:以核心语言方法探索并疗癒家族创伤对于身心健康的影响》,商周出版
*透过以上连结购书,《关键评论网》由此所得将全数捐赠儿福联盟。

作者:马克・渥林(Mark Wolynn)
译者:陈玺尹

家庭的故事就是你的故事。无论你喜不喜欢,它都深植于你基因里。

你是否长期陷于身心病痛,无从摆脱,只能无助自问:是哪里出了错?
本书作者马克.渥林要告诉你的则是:别灰心,这不是你的错。

很多时候,即使我们从未听闻或察觉,家族成员受到的创伤,却会因为他们受创当下难以面对、难以处理伤痛,而在基因中留下过去经验的记忆。即使原本受创的家人已经过世,或者他的故事早已被遗忘、不再被提起,记忆和感觉却一直存在。情绪的继承往往是潜藏在无意识里的,编码在每个元素中,遗传至我们体内。

最新基因科学研究也发现,创伤的影响会从上一代延续到下一代,从基因的表现到日常语言,对我们心理和生理带来重大影响,藉由慢性病痛、忧郁症、焦虑症、恐慌症、强迫性思考、创伤后压力症候群⋯⋯等,各种身心症状表现出来。

作者马克・渥林是遗传性的家族创伤理论的先驱,从事个人和团体治疗超过20年。他根据佛洛伊德和荣格的理论,认为心理创伤总会从潜意识里突围而出,而表现在某个地方,这种种表现方式,他称为「核心语言」(Core Language)。随着这个进路,我们可以诊断出恐惧和焦虑如何透过语言、行为和身体症状去表现。

全书从神经科学、表观遗传学、语言科学等研究切入,以顶尖科学家的创伤后症状群研究为基础,包括脑神经科学家雅胡达(Rachel Yehuda)和心理治疗师范德柯克(Bessel van der Kolk),结合海宁格(Bert Hellinger)的家族系统排列理论,与实际案例观察,以「核心语言方法」,提供的实用步骤,倾听内心声音,并解读哪些问题源于我们自身,又有哪些问题源于家族史中的创伤。

藉由具体的引导,我们将寻得关係的和解,修复身心灵的苦痛,终结可能一代代延续的伤。

《问题不是从你开始的》:早期与母亲的分离,可能破坏我们在浪漫Photo Credit: 商周出版


上一篇: 下一篇:

相关文章